首页 > 历史 > 揭秘 > 正文

毛泽东教卫士长写检查 江青为一句话大闹万寿路

◎毛泽东与卫士长李银桥的合影

江青为一句话大闹万寿路

毛泽东教卫士长写检查

9月22日,毛泽东的卫士长李银桥走完了他82年的人生岁月。对与伟人毛泽东朝夕相处的15年,老人一生难忘,一生沉浸在无尽的回忆中。毛泽东曾对他说:“银桥,我和我家里的事瞒天瞒地瞒不了你。……我和我的孩子,一年见不上几次面。只有我们是朝夕相处,你们比我的孩子还亲。”又说:“我活着的时候你不要写我,我死了以后可以写,要如实写。”那么,李银桥眼里的毛泽东是什么样的?他们二人又是如何结下这人生的不解之缘呢?

-我怎么当上毛泽东的卫士长

◎毛泽东与卫士长李银桥的合影

原因是多方面的,也不是一下子能讲清。不过,我认为最初的原因是我不想干。人么,越不易得到的东西就越想得到,对于伟大的人物来说也不例外。

1947年春节刚过,我被调到周恩来身边当卫士。不久,便撤离延安,开始转战陕北。一天,叶子龙和汪东兴找我谈话。“给你的工作变动一下,调你到主席身边去当卫士。”叶子龙讲话干脆实际。

我11岁当兵,十来年一直当特务员(即勤务员)、警卫员和卫士。组织上选中我给毛泽东当卫士,本不足怪。可是,与我同年当兵的人有些已经是营、团级干部。“不行呀,我不想去,干这个工作干太长了。”

叶子龙和汪东兴始料不及,我也感觉到话讲得太满,不妥。便退一步说:“当然,组织决定我服从……”“服从就好,我相信你会干好。”叶子龙松口气。于是,我便来到毛泽东身边。

行军一天,夜宿杨家园子。警卫排几名卫士点火烘烤湿衣。柴草太湿,只冒烟不起火,毛泽东“吭吭”大声咳嗽,我也“吭吭”咳个不停,一腿炕上一腿炕下去扶毛泽东。毛泽东甩开我的手,然后自己下炕,一边咳,一边扶着墙壁走出窑洞。

毛泽东开始在院子里踱步,却不回头看我一眼。看来误会深了……我一阵阵难过。突然,毛泽东立住了脚。两眼望天,慢条斯理问了一声:“你叫什么名字啊?”我一愣,毛泽东终于跟我说话了!我迅速振奋起精神,立正回答:“报告,我叫李银桥。”“哪几个字啊?”毛泽东依然望天。“木子李,金银的银,过河的桥。”“银桥。为什么不叫金桥?”“金子太贵重了,我叫不起。”“噢呵,你很有自知之明么!”

毛泽东点点头,继续散步。片刻,脚步一停。重新望住我:“怎么样,愿意到我这里工作吗?”那一刻。我的心脏一定停跳了,竟怔怔地没出一声。接着低下头。与其说假话落个虚假,不如闭上眼睛说真话:“不愿意。”我小声喃喃。

随之而来的一阵沉默,真难熬啊!

一声轻咳震动了我的心,恢复了我身上的血液循环。毛泽东打破沉默,话讲得有些吃力:“嗯,你能讲真话,这很好。我喜欢你讲真话。那么,你能不能告诉我,你为什么不愿意在这里工作?”“我干太久了。从38年参军,我一直当特务员,当勤务员。我想到部队去。”

上一页 1 23下一页
网上现金赌博送彩金 时时彩飞单机器人 可以提现送彩金的捕鱼游戏 澳客彩票 网上现金游戏注册送彩金 mg电子游戏送彩金 网上现金赌博送彩金 永利高网上开户送彩金 哪个捕鱼平台送彩金多 购彩送彩金